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G微生活 >正确分享整全饮食视野 >
正确分享整全饮食视野
2020-07-18 / G微生活 / 297浏览量 /评论数 86

人类受造之后,生存的先决条件是需要饮食支持生命;但自以为进步而扬弃先民智慧的现代人,却面临愈来愈複杂的饮食问题困扰。

今天的饮食问题,大致分成两大类型:一是「一餐一饭当思来处有毒」的忧虑,一是「究竟要吃什幺?」、「吃素能救地球?」之类的混淆,让我们不得不省思所谓「现代化」、「进步」、「成长」等似是而非的诸多观念,并逐渐发现「唤醒古老智慧」可能会是现代人「吃」的出路。

世界性饮食失调

「吃什幺」变成问题,是个错综複杂的现象。追本溯源,乃由于庶民智慧逐渐从现代社会消失,许多人只能相信专家学者的建议,加上媒体推波助澜,因此,原本非常简单的「吃什幺」这个问题,让许多人感到极度困惑、焦虑。

例如:一九七七年美国国会公布「饮食目标」,警告爱吃牛肉的美国人远离红肉,之后,不只美国人,许多把美国文化当成进步象徵的人,通通进入「畏惧脂肪」(lipophobia)时代。到二○○二年,《纽约时报》杂誌封面故事「如果不是脂肪让你胖」刊出,一夕之间,牛肉的罪名被洗清;但人类古老而珍贵的主食(麵包、麵食和米饭),顿时名声扫地,从许多自以为先进人士的餐桌消失,转向「畏惧碳水化合物」(carbophobia)时代。

《杂食者的两难》(The Omnivore’s Dilemma,2006)作者麦可‧波伦(Michael Pollan)认为,这正是「饮食失调症」的病癥,并指出:一个拥有扎实饮食传统的文化,不会出现这种现象。盲目追求现代化的台湾社会,是否应该在这时候重新寻找许多失落了的传统饮食智慧?

素食救地球?

去年底,《和平饮食》(The World Peace Diet,2005)作者来台演讲,又有政治人物参与推广,本来就相当流行的「素食救地球」说法更是蔚为风潮,其实是严重简化环境问题错综複杂的根源,对于「救地球」帮助不大。

肉食在现代似乎成为道德难题,但不论从人体的生理构造、人类的历史发展、自然界的生态环境分布来看,人类确实是杂食动物,强调素食并没有说服力。数千年来,人类就藉由宗教仪式来处理宰杀动物的行为:狩猎维生的族群会在仪式中感谢动物牺牲生命、《圣经》中规定必须轮流负责屠宰仪式避免有人天天宰杀动物、用餐前的感恩祷告、古希腊是由祭司负责屠宰工作(现代是由低薪的外劳天天执行)。

现代人肉食所产生的问题,不在于吃肉本身,而是来自把成本效益提到最高的资本主义思维下的残酷作为。例如:切断猪尾巴、剪掉鸡喙、强制换羽,生命沦为「蛋白质製造机」,数十亿的鸡和猪在铁皮屋下以「生产单位」的身份生活;小牛在饲育场中吃着玉米痛苦的渡过一生等等。今天肉食的道德问题,其实是缘自经济问题,这些造成动物痛苦渡过短暂一生的经济问题若能获得解决,我们可能会少吃很多肉。但是,当我们吃肉的时候,需要以清楚的觉知,给动物应得的庄严与敬意。

《杂食者的两难》点出一个关键性的立论:「若我们从更为宽广的生态视野来看这个问题,主张动物权其实是非常狭隘与都市观点的意识形态,只能盛行于人类与自然界失去联繫的地方。」或许这就是素食在台湾流行的主因,正如在《看见台湾》纪录片呈现的:我们拼命破坏大自然,不断进行许多大而无当的建设,恨不得把整个台湾改造成连绵不断的都会,以致嚐到「国在山河破」的苦果!

绿色饮食推广教育

全球关心生态环境的人,已经从揭发农药、化肥、添加物、基因改造等问题,进入整合饮食、农业、生态、营养、文化面向的视野,从事绿色饮食推广教育,提倡土地永续和社会正义的农林渔牧施作方式,延续并发展在地、社区、富有历史传统意涵的及多元的饮食文化特色。

另外,也有愈来愈多从事食农教育、社区或企业支持小农、农夫市集、半农半X、参与饮食教育立法规範、办理国际性及国内研讨会、培育志工、推动绿食育成为学校教育之第六育、开发资讯网络、建立资料库等活动,如雨后春笋般在各地发芽成长。

把握传福音机会

《圣经》从创世记到启示录,一直都有提到食物,可见食物与人的生命关联极为重要,而且当《圣经》提到用餐,几乎没有单独进餐的情形,更值得现代教会省思。

台湾许多教会、团契、小组,常常举行爱宴聚餐,这不只是填饱肚子而已。我们若能利用这些场合,深入了解现代人饮食的种种问题,并提供民众更具整全视野的正确教导,可以是非常有效的传福音机会!「所以你们或吃或喝,无论作什幺,都要为荣耀神而行。」(哥林多前书十章31节)